• <source id="iuk08"><bdo id="iuk08"></bdo></source><sup id="iuk08"></sup>
    <option id="iuk08"><optgroup id="iuk08"></optgroup></option>
  • 和尚、尼姑、居士,我們稱呼對了嗎

    2017年11月02日

       對和尚、尼姑、居士,這三種名稱的本意,能夠清楚的人,恐怕不會太多,雖然這已是非常通俗的名詞。

       和尚一詞,在中國人的觀念中,正像出家人的身份一樣:“上共君王并座,下與乞丐同行。”既是尊貴的,也是卑賤的。大叢林的一寺之主,稱為方丈和尚,該是多么的尊嚴,鄉愚唯恐生兒不育,也給取名叫作和尚,把和尚一詞,看作阿毛阿狗同列,該是何等的下賤!

       和尚是什么意思呢?一般人的解釋是“和中最上或者是“以和為尚”,因為佛教的出家人,要過“六和敬”的僧團生活,那就是:戒和同修、見和同解、利和同均、身和同住、口和無諍、意和同悅,這又稱為“六和合”。所以他們的解釋,似乎也有理由。

    但是,當我們追根尋源,找出了“和尚”的出發點時上面這一解釋,就要不攻自破了。

       和尚一詞,純由于西域語言的音轉而來,在印度通稱世俗間的博士為“烏那”到了于闐國則稱和社或和阇(Khosha),到了中國譯成了和尚(見《寄歸傳》及《密藏記本》)。所以在印度的外道也有和尚及和尚尼的(《雜阿含》卷九•二五三至二五五)。

       可見和尚一詞,并非佛教的專有名詞,但在佛教,確有它的根據,佛教的律藏,稱剃度師及傳戒師為鄔波馱耶(Upadhyaya),“和閣”一詞,更是漢文的訛誤,最早見于漢文中的,可能是石勒崇信佛圖澄而號佛圖澄為“大和尚”。

       但在律中往往不用和尚,而用“和上”以別于流俗的訛誤,因為,依照鄔波馱耶的原意,應當譯為親教師,也唯有受了比丘戒十年以上,并且熟知比丘及比丘尼的二部大律之后,才有資格為人剃度、為人授戒,而被稱為鄔波馱耶。這即不同于印度俗稱博士的烏邪,更不同于中國誤傳的和尚一一老僧是老和尚,小沙彌是小和尚,乃至阿毛阿狗恐怕長不大,也可取名叫和尚。

        在佛教的律制中,初出家的,叫作沙彌(意思是勤加策勵,息惡行慈),生年滿二十歲,受了比丘戒,稱為比丘(意思是乞士一上乞佛法,下乞飲食)。中國人誤傳為“德比孔丘,故稱比丘”,那也是笑話。受了比丘戒的五年之內,不得做出家同道之師;五年之后,若已通曉戒律,始可以所學的特長作師,稱為軌范師,梵語叫作阿閣梨耶,受人依止,教人習誦;到了十年之后,可作親教師;到了二十年之后,稱為上座;到了五十年以上,稱為耆宿長老。

       可見,中國對和尚一詞的運用,實在是不倫之類不合佛制的。

    “尼姑”一詞,也是中國人的俗稱,并不合乎佛制的要求,所謂尼姑,是指佛教的出家女性。

       本來,印度以尼(ni)音.代表女性,有尊貴的意思,不限佛教的出家女性所專用。佛教的出家女性,小的叫沙彌尼,大的叫比丘尼,意思是女沙彌及女比丘。

       到了中國,每以未嫁的處女稱為尼姑,故將佛教的沙彌尼及比丘尼稱為尼姑,并沒有侮辱的意思,所以在《傳燈錄》中,佛門大德嘗以師姑稱尼姑;但到明朝陶宗儀的《輟耕錄》中,以尼姑列為三姑六婆之一,那就有輕賤的意思了。因此,晚近以來,尼眾姐妹們不愿意人家當面稱他們為尼姑。根據梵文,尼即女音,加上姑字,即成女姑,以文訓義根本不通,女別于男,既有女姑,難道尚有男姑不成?如果一定要稱為姑,那該有個比例:女道士稱為道姑,打卦女稱卦姑,女比丘當稱為佛姑:同時,耶教的女修士,中國人也該稱她們為耶姑,否則,就有厚此薄彼之嫌了。

       “居士”一詞,也非佛教的專有,中國的《禮記》中就已有了“居士錦帶”一語,那是指的為道藝的處士,含隱士的意義。

    在印度,居士也不出于佛教所創,梵語稱居士為“迦羅越”,不論信不信佛教,凡是居家之士,便可稱為居士。

       佛教對在家信徒尊稱為居士的由來,大概是出源《維摩詰經》,維摩詰共有四個尊稱:《方便品》稱為長者《文殊問疾品》為上人及大士,《菩薩品》等則稱為居士。因據羅什、智者、玄奘等大師的解釋,維摩詰是東方阿閦佛國的一生補處菩薩,示現在家相化度眾生,所以用居

    士一次稱在家的佛教徒,也含有尊為大菩薩的意味在內了。

       可見,一個名副其實的居士,便該是一位大乘的菩薩,絕不是帶有灰色的氣氛的處士或隱士。

       然在《長阿含經》中,唯將四大階級的第三階級吠種稱舍然在《長阿含經》中,唯將四大階級的第三階級吠種稱為舍居士者,相當于商人、經理或者是實業家了。

     

    來源:仙游縣迎善永安工藝有限公司
    一个色综合_是全亚洲更新最快内容最全的成人网站之一,最具媒体